新闻写作永不退伍

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6:28:06

新闻写作永不退伍

  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已经一年多了。虽然脱下了军装,但军营那摸爬滚打的峥嵘岁月,始终让我记忆犹新。而让自己最难以忘记的,还是我当基层部队报道员的生涯,是自己钟爱的新闻写作。

  当兵以后,一次偶然的机会,使我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在学习新闻写作的道路上,《军事记者》已成了我的启蒙老师。我写的稿件第一次就刊登在《军事记者》杂志上,这是我心中抹不去的永远记忆,也是我后来新闻写作中“收获颇丰”的前进动力。

  2011年第4期《军事记者》杂志在《军营拍客》栏目里,刊登了我抓拍的一张题为《挑灯夜战》的照片。当时由于部队开展夜间军事训练,武器发生机械故障,官兵团结奋斗、深夜排故的场景,被我用相机定格下来。说实话,照片发到《军事记者》编辑部以后,我没有管它,也没有想到照片会被采用。当看到署有“苏辉学”名字的彩色照片刊发出来后,我觉得自己的所有努力、付出、追寻,都值得了。

  从此以后,我搞新闻写作的劲儿更足了,稿件也写得更勤了,上稿的数量也增多了。也是在2011年4月15日,我采写的一篇消息《南空航空兵某团安装指纹机加强人员管理》在《空军报》发表;4月22日,我采写的另一篇稿件《学用“每周一星”》在《空军报》发表。此外,我采写的《抓训练间隙培训基层报道员》的稿件,又在当年的《军事记者》第5期刊登。由此,我搞新闻的积极性更加高涨。

  在服役期间,许许多多的新闻前辈,尤其是媒体的记者、编辑们,一个电话、一次指导,又是那样具有亲和力。他们对新闻事业孜孜不倦,是我拼搏进取的学习榜样。2013年第11期《军事记者》刊登的《“军事记者”圆了我的铅字梦》一文,也得益于《军事记者》编辑老师的指导。他们一字一句地帮助我修改稿件,使我受益终身。也正是有了空军报社原编辑熊伟威老师的多次鼓励,才有我的《航空兵某团组织黑板报制作培训》《保密教育常抓不懈》《是责任,也是胸怀》等稿件见诸报端。是部队这所大学校给了我成长成才的平台,给了我采写新闻的技巧。正因为如此,我采写的《多功能节油桶深受官兵青睐》《笑脸》和《因为有你,我的军旅绚丽多彩》等稿件,才能在《解放军生活》杂志上与广大读者见面。

  2016年12月,经组织安排我光荣退出现役,转业到贵州省遵义市正安县市坪乡。经乡人民政府推荐和县委宣传部门考试合格后,我开始担任该乡的宣传报道工作。在单位领导关心和同事的帮助下,我在笔墨之海重新扬帆起航。

  领受乡宣传工作任务后,我心中既高兴又担心。值得高兴的是,能够与自己热爱的宣传工作一路前行,能够把个人爱好浇灌在人生事业中,这是可喜的大事。担心的是,心中也有一股无形的压力,怕完成不了地方的报道任务。在部队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与地方从事新闻报道工作,虽然都离不开采访、写稿等环节,但也存在一定的差异。

  如在基本的消息写作中,军事新闻为了保密工作需要,在地名、人物、事件的报道上,不能交待得太清楚;而在地方报道中,要尽最大限度把新闻的“5W”交待清楚,切忌一些模棱两可的词语出现。

  为了不辜负组织的希望和领导的培养,2017年5月,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,乘车到正安县新华书店购买了5本新闻类的书籍,不断储备知识力量,努力给自己“充电”。同时,一旦发现本地有乡镇发生了突发事、新鲜事和感人事,我会第一时间背上相机、拿着“采访本”出现在那里,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,确定报道主题,撰写稿件。当把一篇新闻稿件全部写作完成,经领导审核发到报社后,我才可以休息一会儿。

  在与新闻写作相伴的岁月里,虽然艰辛,但很快乐。我用青春和汗水,用纸张、笔墨和相机,记录了生活中的每一次感动,在传递社会正能量的同时,充实了人生之旅。我深知,在新的工作岗位上,自己只有多动脑、勤动笔,人生才会大放光彩。

  有努力,就有收获。在《微正安》新媒体上,我先后发表的《脱贫攻坚,干群同谱战斗歌》《往事回首—年味》和《大红灯笼高高挂 欢天喜地过大年》的稿件,一次次传递了社会正能量,赢得读者们的点赞;在《今日正安》报上,我发表的《市坪民族中学教职工重温入党誓词》《上海百寺基金功德会到正安县开展捐赠活动》得到了领导的充分肯定。